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文苑
山中野果
□秦晓梅
发布日期:2020-11-24 08:07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母亲把我落在家里的“油香香”捎来了,太惊喜了!初冬时节,窗外景色萧条,绿叶离开了枝桠,但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背上的感觉让我有些恍惚,竟有些暖。

  家里晒着村味,黄澄澄的小米,金灿灿的玉米面,火红的柿子,白皮的核桃,还有带着瓜瓤丝丝缕缕粘连的南瓜子,水培的红薯有了毛茸茸的根、绿油油的叶子……每天看着它们,便很安心。一年中最爱的季节,美得丰富多彩,美得层次分明。我把这点点秋韵,放在窗前案头,满满的乡情乡味,消解丝丝乡愁。

  “油香香”曾是儿时玩物,一整个夏季里,闻着黄刺玫的花香,渐渐地,花落结果,绿了、大了、红了。

  “油香香”是黄刺玫的果实,它的茎干是红色的,带刺;叶子是锯齿状的;花是黄色的,那种香很纯粹,不染一丝杂味,随风能飘出很远。那时候,我和儿时玩伴,常常到山里去,山里就长着一簇簇这样的花。只是因为喜欢,也不管它的刺,就折了一枝开满美丽黄花的黄刺玫。拿回家里,插在盛水的玻璃瓶子里,花能开好几天,香气也能在小屋里萦绕好多天。山里的野花,清香是那么芬芳,那么沁人心脾,好像天生就是这样,在天地间永远如此自由自在,仿佛不惹尘埃。而且它的果实红中带紫,像用蜡特意打磨过一般,油汪汪的,怪不得家乡话叫它“油香香”。小的时候,不知道相思红豆为何物的年龄,我常常把黄刺玫的果实当做王维诗歌里的红豆。爱上黄刺玫,就是从少年时代开始。

  成熟的“油香香”,吃在嘴里甜丝丝的,水分很足,而且这种甜,味道不浓不腻,刚好能在口里吧咂回味。吃也是有讲究的,用门牙轻轻咬开,然后用手掰开,然后剔籽,再然后细细把果皮内的绒毛刮掉,最后放进嘴里慢慢咀嚼,甜从舌尖,传送到喉咙,到胃……哈哈,真是美味。

  那时候基本等不到秋天变成红色,“油香香”就被摘没了。因为“油香香”是女孩子夏天的必需,每个女孩都有自己的“领地”,尽量不让别的女孩发现。因为我们大多时候是用来穿成手链、项链。绿色的美其名曰“翡翠”,红色的就是“玛瑙”。这样,“油香香”从绿色到红色,从“翡翠”到“玛瑙”,我们彼此可以一直炫耀,谁的大小均匀,谁的色泽鲜艳,谁的手工串得好。这样,我们从夏天一直玩到秋天,乐此不疲。

  这几年回村里,去地里的一路上,不时会有一片片的“油香香”,不用抢,没人摘,“油香香”再也没有孩子稀罕了,反倒是我这样的大人倍感欣喜和亲切。侄子从地里回来会说:“姑,给你摘的。”而我小时候,每次母亲收地回来,我就会抢占先机,翻翻母亲的围裙兜,看看会不会惊喜。这季节,“油香香”是可以吃的。无知无畏的年纪谁都曾有过,想我在家乡的山上肆意摘下那些“油香香”、酸枣时,还不曾看透也不曾惧怕那些为人生预言的荆棘、石块、土坑……也不曾想到过那些未被摘取的果实,有一天会悄然坠下,腐烂,消弥于无形……

  当年的小姑娘变成了老阿姨,老阿姨很怀念“油香香”的日子。

  那时,最爱我的奶奶还在。

  那时,父母都年轻健康。

  那时,年轻、贫穷,一无所有。对未知,充满忐忑,也充满期望。

  那时,走投无路时,一个回头,就看得见,还没衰老的父母,站在老地方。

  那时,姐弟们虽然常常打翻天,却能每天窝在一起,挤一铺炕,吃一锅饭,在那个贫苦又温暖的家,等待长大。

编辑:□秦晓梅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