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文苑
茗杯记
□张雨平
发布日期:2020-11-24 08:08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似乎有些日子了,我觉得自己有一个很不好的“毛病”,就是女人们常常诟病男人的那四个字——喜新厌旧。当然此“喜新厌旧”与彼“喜新厌旧”无关。

  说白了,我不过是“贪杯”。自饮茶始,我的茶杯悄悄“升级”着,从普通的玻璃杯、白瓷杯,到高温烧制的清泉杯、月白杯,渐渐地变成各种紫砂杯,光素款、彩绘款和刻绘款。如彩绘款的,我喜欢那朵小荷尖尖角的展翅蜻蜓,刻绘款的我则是喜爱壶上品茗图:“江涵秋影雁初飞,与客携壶上翠薇”,山中一茅亭里,二人对饮,一童子在旁持扇往炉里扇风煮茶,意境恬淡平和。

  品用时日一久,茶台上又悄悄地变了,什么油滴斑、兔耗斑、鹧鸪斑等,束口或敞口,有款识和无款识,我也是似是而非,分辨不清,这些倒也没吸引我。

  一见钟情的是一白色斗笠型建盏,内外壁均开片,且内壁描金一手拈莲花图案,杯底镶嵌一银莲花。每当茶汤入杯,滟滟金色中,莲花灿灿,茶香浮动,不觉会心。

  但似乎应了“瓦罐不离井上破”那句老话,一次试用新买的檀木杯叉,杯子失落,偏偏掉在此杯上,将杯沿砸了一微小豁口。我赶紧将茶台的东西收拾别处,左瞅右看,也没找到那一点瓷屑。那一刻,别提多懊恼了,虽然破损处,不仔细看不出来,心里却有了疙瘩。此杯不同于其他杯,偶然淘的,于我有似孤品。

  我终于明白古代日本那位名叫足利的将军,他珍爱的一只南宋官窑龙泉盏碗底有了裂痕时的心情,遣人渡海来中国寻找成色相同的碗,未能如愿。工匠们只好在他的龙泉盏上钻孔,用锔钉将两片瓷器固牢。凸起的锔钉犹如蚂蟥趴在盏上,故此锔补之艺,亦称蚂蟥绊,自此流传。修好的茶盏也返回了扶桑,至今收藏于国立东京博物馆。由此自是感叹,越是珍贵的东西越容易毁损。

  不知不觉中,茗杯越来越丰富,究其缘由,不过是参与了几次茶会,识见了一下。当茶艺师们娴熟地烫杯涤盏,洗茶高冲,泡出杯杯香茗,供人赏饮之时,我却更留心于精致的茶器。

  某次,在闽越汇茶会,主人分茶与众。我持杯饮一口,欣赏着杯子上的青蓝图案,看着上面的两句诗“佳人暖寒宵,相伴慰寂寥”,不由赞叹:“好有意味的杯子!”因为东坡先生有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之句。

  然而这一叹,事后却让我有些赧颜不已。品足了茶,临散时,主人给我一纸包,以为主人赠的是品鉴之白茶,我随手装入包中。回家来看时,却是那只有意味的杯子,不成想做了一回刘姥姥,但我想主人肯定不是红楼妙尼之意,也就释然。

  前几年,户外活动颇多,于溪旁山石上,或野庙圮亭中,免不了品茗一番。天衣兄常出示锦囊中茗器泡茶与众人,小小的茶杯,布满了褐色的麻点,上面一条龙,杯子据说是柴烧。子敬贤弟也偶尔出示宝贝,那杯沉甸甸的,壁厚防烫,闻说是铁胎建盏。我羡慕不已,觉得那是晋王恺珍玩,或宋眉山苏轼的见于秘府,而我却连一个俗器也无,于是也悄悄留了心。

  若干年过去,潜移默化中,我也有了三杯两盏,紫砂、青瓷、珐琅彩和建盏皆有,朝持梅沁杯,夜捧月光白;琥珀盏和拈花盏,更宜于巫娜的古琴曲《莲心不染》。

  但似有不足,一次龙城逛八马茶城,看琳琅满目的茶器,不能自已,十二花神杯、羊脂玉瓷杯、胭脂水等,一个个唇红齿白,等我领养。踌躇间,看看标签,个个高不可攀,遂逃离茶城。

  事后想想,买来也不过几日的新鲜,确无必要。杯子的妍美固然妙,品茶之时,赏心悦目,怡情养性,但亦要适可而止,一旦“贪杯”,靡费的不只是钱财,还有精力和心智,就有些本末倒置,毕竟杯中茶才是要用心去品的。

编辑:□张雨平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