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文苑
故乡的弯月
□魏千楼
发布日期:2020-11-28 08:13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天上一轮弯月,照射着夜幕下静静流淌的宁艾河。我攥着手电,踏着歪歪斜斜摆在河道中,且被河水打湿的料石上到河对岸,向村西边的平定煤矿二坑口走去,去那里接下班的父亲回家。

  深秋的风有些清冷,轻吹着夜半朦胧的景。不远处村里的煤矿灯火明亮,和月光一道映照着向前伸展着的宽宽的土路。煤矿风机的轰鸣声和矿车在铁轨上行进的响声交相呼应,不过近处路旁草丛里的蟋蟀声也能听得到。偶尔有一两个煤矿下班或从路南边砖窑回家的人骑着自行车经过,尽管会有一片呛鼻的尘土扬起,但也能减少一些我对夜的恐惧。

  走过村里的煤矿后,到父亲所在的煤矿还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。路两边都是或高或低的山地,尚未收割的玉米和谷子被轻风吹得沙沙作响,在月夜下更显苍凉,偶尔还会有一只野兔从地里飞快地窜出来穿过公路。对于胆子本来就小的我来说,这着实是一段让人惊心的路途。走上那道大坡,就能看到几百米外的平定煤矿二坑口了。煤矿一大片白色或桔黄色的灯光柔和地洒来,扫去了那一段路的心悸,也使我感觉到了些许温暖。

  在泥土和残煤混合成灰色调的路上,一个穿着劳动布工作服的清瘦老工人,一手打着手电,一手扶着肩上的扁担,挑着两桶满满的泔水缓慢地走来。他的身影在月光和灯光照射下的路上拉长、缩短,影射在我的脸上,使我的眼睛有些发热甚至于视线模糊。

  我知道,那就是我的父亲。一个普普通通的煤矿工人,言语不多,斗大的字不识半升,仅凭着体力在这个煤矿的采煤第一线劳累了半辈子,用工人特有的勤劳和朴实,为妻子和五个子女撑起一片生活的天空。近五十岁时,才因患矽肺病被安排到井上做看澡堂的工作。每天下班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从职工食堂挑上一担泔水,走近两公里的路回家,喂家里养的两头猪,等出槽后卖了钱贴补家用。

  我默默地接过父亲的担子,百余斤的重量压在肩上,在本来就不平整的土路上走起来确实步履艰难,父亲则在身边打着手电照亮我前行的路……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不多的几次走这条路去接父亲的情景,而父亲则是长年累月这样坚持着。

  时过境迁的今天,辛劳一生的老父亲早已长眠地下。但我还是会经常想起故乡的那个月夜:静静流淌的宁艾河、泥土和残煤混杂的路、煤矿风机声和秋风吹动庄稼的声音;父亲挑着一担泔水的影子在月光和灯光下拉长、缩短直至遮住了我的双眼……我的老父亲,这辈子做你的儿女,我没有做够,央求你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!我还会在故乡的弯月下,在那条路上接过你肩上的重担,为你减轻一点劳累,希望你还能用那一束手电光照亮儿子前行的路!

编辑:□魏千楼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