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专栏
【生活拾贝】油布袋子
◆韩建伟
发布日期:2021-01-28 07:38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“妈,吃过晚饭了吧,忙啥呢?”

  “我在收拾锅碗,你们也吃了吧?”

  “早吃过了,已收拾停当。我爸呢,怎么听不到他说话?”

  “他在和面。”

  “和面?和什么面,大晚上的?”

  “和煮油布袋子的面,准备明天煮油布袋子。”

  挂完电话,静坐闲思。转眼间,腊月又到,父母又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了。身在异乡的我,竟有些羡慕那些在家乡工作的朋友。因为疫情,今年需待在工作地过年,定是吃不到父母做的油布袋子了。

  油布袋子是专属于故乡的美食,一种只在过年时才能吃到的美味,据说已有二三百年历史。

  油布袋子是用黍子面再配一点玉米面发酵、油炸而成的食品,因成品金黄、细长、圆滚,好像一个个装满粮食的布袋而得名。早年间是春节走亲访友的必备佳品,最近几年,人们煮的相对少了。

  过了腊月初五,故乡人就张罗开了。先到有电磨坊的村子磨好面粉,然后在家中和面、发酵。村里家家都有土炕,男人们将土炕烧得很烫,和好的面放在大瓷盆里,大瓷盆放在土炕上,再蒙上两层被褥,依靠土炕的持续热度快速发酵。全家人还得忍着土炕的火热,插空挤在炕上,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当晚的煎熬。男人们半夜还要不时起来查看发酵情况,以免错过最佳时机。

  天刚蒙蒙亮,大人们就起来忙碌。将前一晚借回来的特制的泥火点着,将自有或借用的大铁锅放上,倒入半锅平日不舍得吃的核桃油或麻子油。小朋友们也被母亲叫起来整理内务。前一天约好的邻家奶奶、叔叔婶婶也在隔墙的吆喝声中陆续赶来,静待开工。

  屋内,炕沿上是母亲与邻家奶奶或婶婶的阵地,负责切剁造型。有长条的,煮出后形似布袋,自己吃;有齿状的,村里人叫“砍三刀”,即在原有的基础上砍上三个刀痕,煮熟后形似花瓣。切剁有讲究,不能太大,也不能太小。太大了,煮出来容易夹生;太小了,送人时显着小气。因此,准备送人的会刻意大一点,自己吃则会相对小些。

  屋外,冒着严寒围在油锅前的是男人们。一个负责往锅里放,一个负责往外夹。这活计有一定危险性,一般由有经验的男人们承担。往滚烫的油锅里下料讲技术,要顺着锅壁往下溜,以免溅起热油烫着人。夹成品者拿着长长的特制的筷子,观察油炸后成品的颜色,这更需要技术:太早夹出来,虽颜色漂亮,却可能外熟内生;时间过长,虽内外兼熟,却又容易僵硬,且颜色深黄,不美观,看着没食欲。

  家里的半大孩子们也不闲着,往火中添柴、加炭,用力地推拉风箱,保证油锅恒定的温度。男孩们乐此不疲,女孩们则会不停地从屋里跑到屋外,将切剁好的半成品传到油锅跟前,从屋外走入屋内,把用完的容器摆到切剁者跟前。

  男人们在刚煮好第一锅时会停下来,用盘子或碗盛5个最好的成品到院中央,夹成小块,祭天祭地祭祖先。感恩上苍的恩赐,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;感恩先人的庇佑,平安喜乐、幸福安康;还要祭一下灶王爷,祈求日子红红火火。祭祀完毕,孩子们一哄而上,抢着尝鲜,大人们边吃边评论着,诸如今年的面软硬合适,今年的火候把握得好,今年的油布袋子真软、真甜,满满的幸福感。

  两三个小时后,活计做完,盛油布袋子的筐子装得满满的,像一座金山。待全部冷却后,大人们将它们装到一个瓦瓮内,置于院中背阴处,依靠冬日的寒冷来保质。要吃时,再蒸一下,软软甜甜,一如刚出炉的样子,一直要吃到正月尽二月初。现在县城的好多饭店平日也能吃到,但总觉得缺点什么,我说不出。

  仔细算来,该有近20年没有参与它的制作了,但煮油布袋子时热闹欢乐的场景时常出现在梦中。

  家乡的油布袋子是祖先给我们珍贵的馈赠,也是农耕文明的一个厚重缩影。那难忘的味道——香香甜甜,载着亲情、乡情和特有的地域文化在舌尖上舞蹈,甚是想念!

编辑: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