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专栏
【人在旅途】背夫寂寂茶马道
◆白 英
发布日期:2021-02-18 07:51
来源:阳泉晚报
分享到:

  “蜀茶总入诸蕃市,胡马常从万里来。”千年茶马古道,这条绵延千里的贸易商路,以路途充满惊险与艰难蒙上了神秘色彩。四川境内的茶马古道由于上世纪50年代初川藏公路的修建取代以至支离废弃,而今已是旧迹难寻。幸运的是,在天全县的甘溪坡,发现了一处保存完好的遗址,这条在二郎山峰岭间斗折蛇行,在天全河崖岸边临渊攀缘的险峻山道,就是在历史隧洞中遁迹了半个多世纪的茶马古道的一段真实遗存。

  “二呀么二郎山,高呀么高万丈。” 二郎山赫赫有名,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修筑川藏线时唱歌唱出名的。天全就是二郎山中的一个小县城,刚过天全县城还不到五公里的样子,G318国道旁,“甘溪坡茶马古道遗址”的石碑矗立于小村口,似是向人们提示踏入此界便到了茶马古道。村子僻静而古老,村中精致的传统民居,曲折的石板街巷,古老的石质器具,蜿蜒的沧桑古道,以及淳朴的民风民情让人叹为观止。听说我们来寻访古道,一位老伯热情地喊来了村里保护茶马古道事宜的李忠荣。李大哥忠义厚道,他还是一位古道背夫的后代。他的父亲李攀林年轻时以背茶为生,生前常回忆背夫的生活,所以,李大哥对于祖先留下来的文化感情更不一般。

  甘溪坡曾经是当年背夫歇息之地,村头一间新建的茶马古道陈列馆中,展示着古道遗留的铁血见证——甘溪坡老背夫使用过的背茶工具。甘溪坡不仅是为昔日古道行旅提供歇息的站点,也是为古道交通输出大量背夫的基地。由于地处古道要津,在茶马互市的年代,甘溪坡人祖辈都干着背茶的营生。“背好茶包子,手上拄拐子。勒的汗衫子,包的青帕子。拴的半肚子,穿的偏耳子。还有汗刮子,别根烟杆子。爬坡上坎靠拐子,背起背子像驼子,打起拐子像汉子……”李大哥唱起了从父亲那里听来的背夫歌谣,给我们讲解起了背夫们当时翻山越岭必须要借助的工具,有背夹子、丁丁拐、汗剐子、麻窝子、脚麻子、溜壳子等,一件件物件已破旧不堪,无言地述说着尘封已久的艰辛故事。

  “十个背哥九个穷,背架子弯弯像条龙”。七十多年前,背茶几乎是雅安周边贫苦农民惟一的谋生手段。李大哥的父辈,李攀林和李攀祥都是从17岁就开始背茶。父亲曾经常给他讲起背茶的规矩:每当春耕秋收之后,地里的活忙完了,村里的男女劳力便结伴前往茶行受雇背茶包,到茶店里去先拿部分路费钱,交了茶包回来一起清余下的。一转十多天,来回一个月,背两转回来收庄稼。茶包分14斤、16斤、18斤三个标准,一个背夫背上的茶包,少则百余斤,多则两三百斤,等于两头骡马的负重量。他的父亲当年一次能背七包半,一百多斤,背一趟可以买60斤米,也就是早先的两三斗米。背茶固然艰辛,常有人不幸或病或灾死于途中一去不返,但挣来的毕竟是现钱。对于耕种薄地一年也打不出几颗粮食的山区农民,这比什么都实在。

  “好个凉风在高山,好个娇娇路又远,二世做个官家女,太阳不晒雨不淋。”和男人们一起背茶的还有一些生活艰苦的妇女和儿童,为了求生被迫参与其中,因为力气小背得少,报酬也相对更少。最艰难的还是茶路上的“背妇”们,她们除了跟男人一样出苦力,还要克服更多生活上的不便,路上想小解的时候,得慢慢脱离队伍,走在最后,取下随身带的笋壳,把背夹子拄在拐子上,站立着小便并用笋壳接尿导出。用过的笋壳还不能丢,挂在背夹子上风干后下次再用。

  背夫们曾经演绎的历史正在随着岁月消逝,对于当今的人们已是一个日渐远去的背影,但历史会记住他们,世世代代的背夫用血肉之躯筑就了茶马古道千年的辉煌,古道的一石一土也记下了他们的每一寸足迹。背夫之于茶马文化的促进,之于古道交通的开拓,正像《古道背夫铭》所述,“茶马千秋,古道苍茫。先人之风,山高水长!”

编辑: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举报电话:0353-2297677 投诉邮箱:1481219960@qq.com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